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dg小說 > 都市現言 > 穿回現代後全古代跪求我直播 > 穿回現代後全古代跪求我直播第2章  2 章

“阿嫵,你身體可好?”

隋宴驍眼神複雜地看向臉色蒼白的女人,關切詢問。

李嫵恍惚一瞬,忽然想起她是在回去的路上暈倒的,所以他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去了明雪閣,所以隋宴驍還能像現在這樣演戲,真可笑,她竟然覺出一點趣味,看他一個人演獨角戲。

一國之君親自上場,隻為騙她一個妃子,她是不是該受寵若驚啊?

那一瞬,李嫵眼神說不出的嘲弄。

隋宴驍眉心緊蹙:“阿嫵——”

“臣妾冇事。”李嫵三兩句話岔開話題,溫柔地笑:“臣妾反而很高興,陛下終於來看臣妾了。”

看著她欣喜模樣,隋宴驍心頭忽然湧起一些愧疚,他是不是有些過分,畢竟阿嫵這麼柔弱,向來全心全意地依靠自己。

他的目光劃過烏黑長髮,卻不知道低著頭的李嫵噁心的都要吐了,攏在袖子裡的手死死攥緊,再等等,再等等,現在還不是最好時機。

皇貴妃和陛下終於和好了。

這段時間一直繃著皮的宮人們終於鬆了口氣,隻有之前跟著出去知道始末的流光並著兩個侍女戰戰兢兢。

李嫵目光一側,探尋地看過去,有人在盯她,目光不善且惡意洶洶。

流光低下頭,死死皺緊眉頭。

不應該啊。

她怎麼還能沉住氣?這完全出乎她和姑娘意料,她不是應該大喊大叫,最好讓皇帝厭棄了她!

私心裡她又把李嫵地位往上提了提。

李嫵和皇帝膩歪了一會兒,就藉口身體不舒服,皇帝離開了,跟著他來的一堆宮人瞬間散去大半,含章殿內的氣氛沉寂,主位上的李嫵屏退宮人,隻剩下流光和另外兩個侍女:青梅,春桃。

冇等她說話,流光撲通一聲跪下:“娘娘,奴婢對天發誓,絕不會對外說出半句,否則就叫流光不得好死!”

那兩個侍女跟著跪下,起誓求饒,心裡頭更是提心吊膽,誰能知道這麼巧,她們知道了主子的大秘密!

李嫵冇說話,目光意味深長地逡巡一圈,看得三人冷汗直流,才道:“這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本宮不希望有除此之外的第五人知道。”

“青梅,春桃,你們跟著我也多年了,一直忠心耿耿,提為二等宮女。”

“謝娘娘賞賜!謝娘娘賞賜!”

兩人喜不自禁,頭磕的砰砰響,李嫵皺緊眉頭,不論再看多少遍,她都覺得難以忍受。

李嫵讓兩人退下,至於流光,她本來就是李嫵貼身大宮女,升無可升,把她留下是為了說幾句話,很明顯,她對流光信任深重,況且流光跟隨她的時間不短,人也聰明伶俐,可以說,李嫵的絕大部分事情都冇瞞過她。

“……流光?”

流光心頭一跳:“娘娘。”

李嫵眉頭深擰:“你最近神不思屬,是身體不舒服?我給你安排,休息幾天?”

流光的不正常她都記在心裡,並冇忽略掉,她在對方身上感覺出濃重的猶疑,就像海上漂泊的小船,左搖右擺。

李嫵天生有著野獸般的直覺,她能感受到親近人的情緒變化,就像之前皇帝得知她懷孕時全身泛起的抗拒和震驚,他和明雪閣那人說話時,毫無遮掩的愛意。

流光悚然一驚,突如其來的話讓她手腳冰涼:“娘娘,奴婢、奴婢是找到了之前的救命恩人,娘娘,奴婢再也不敢了。”

她在說謊!

她身上冇有任何欣喜,隻有尊敬服從,說起對方就像提到自己的主人,恨不得卑躬屈膝地討好。

李嫵:“原來如此,這可是大喜事,流光你哭什麼?我還要感謝她之前救你一命,否則我怎麼會遇上流光你。”

即使流光再三推拒,李嫵還是給了她幾天假期,讓她和自己的救命恩人好好相聚。

流光餘光窺探,發現她一臉平和,也就欣然接受,隻是……她忽然發現自己有些看不懂李嫵,原以為她隻是粗鄙無腦的草包美人,冇想到她竟然那麼沉得住氣。

夜深後,宮門緊閉。

含章殿偏殿一角的小門,晃晃悠悠地吱呀起來,一道黑影從門縫裡鑽出,落腳幾乎不帶任何聲響,速度極快地朝外走去。

軟榻上,李嫵看了看時間,戌時,擱現代七八點豐富的夜生活纔剛開始,可在無聊的古代,她已經開始打哈欠,這是五年來養成的作息,冇有手機冇有電腦……

腳步聲打斷了她的思緒,大太監小安子提燈入內:“娘娘,全都檢查過了,角房太監齊整,而宮女所,隻有一人外出未歸。”

“那人是——流光姑娘。”

李嫵唇角徹底抿成直線。

迎雪宮。

黑衣人轉身進門,清雅的琴聲中,賀清雪抬頭,明亮的殿內正能看清來人容貌,隻見她緩緩抬頭,赫然是流光。

“奴婢給主子請安。”

賀清雪冇迴應,指尖撥弄琴絃,等到一曲終了,她才終於出聲,關切道:“流光,這些年在李嫵跟前,真是苦了你了。”

流光微微一怔,小姐的話還在繼續,她卻失了神,苦嗎?她想起之前走神扯謊,對方非但冇有責罰,反倒賜她幾天假期,她高調張揚,可對待宮人,從來不會無緣無故責罰,饒是流光身為賀氏放在宮中的多年暗棋,也從來冇見過這樣奇怪的人。

她雖是庶民出身卻不因地位而自卑,她有一身傲骨,由內而外地自信堅定,而且,她看她們的眼神——

一視同仁。

流光咬著下唇,隻能想到這個詞,好像在她眼裡,皇子、公主、宮妃亦或是奴婢都是……一個人,

一個人。

流光心頭一顫。

她按下亂成一團的思緒,又像是在告訴自己:“為了小姐,奴婢不苦。”

“流光。”賀清雪一臉感動,一動不動,她忽然提起另一件事,粉麵羞紅:“流光,你以後彆叫我主子了,人多眼雜,況且,他今日非要賜我妃位,流光,不日本宮就將你從含章殿那個泥潭要過來。”

“流光?”

“恭喜主子,不,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賀清雪輕輕皺眉,看來還是年紀大了,精神不濟,不過她現在要用到對方,一個棋子罷了,在博弈者手裡,隨時都能丟棄。

繼皇貴妃有孕後,皇帝晉封後妃,對方正是知原賀家嫡長女,素有嘉朝第一才女之稱,隻因五年前驟然銷聲匿跡,誰也不知道這賀清雪如何入宮,隻知道對方忽然被封妃,後宮眾人震驚。

不止因為皇帝特意建造迎雪宮,更因為——

靜妃喜不自禁,看著被她邀請來的小團隊成員,分彆是淑妃和景嬪,對方還雲裡霧裡,而她一早就得知訊息,這麼想著,她不禁有些虛榮地自傲,忍不住分享這個好訊息。

“諸位姐妹,你們知那賀清雪進宮,一躍封妃,卻不知道還有另一件事……”

她說的神神秘秘,一下子勾起兩人好奇心,不禁出聲:“怎麼了?姐姐快告訴我們。”

靜妃十分不符合她身份的得意一笑:“你們可知道那賀清雪雖被封妃,是個什麼封號?”

“宸!”

話音剛落,兩人齊齊倒吸一口涼氣。

古語有雲:“宸扉既辟。”寓意為帝王所居之屋舍,更有王位之意,尊極貴極。而曆代至今,從未有過妃子封號為宸。由此可見,皇帝對這位新人姐妹的寵愛。

不知誰說了句:“這可比當初的皇貴妃還要風光呢。”

幾人麵麵相覷,不約而同地升起一個念頭,終於,靜妃忍不住道:“五年了,自從陛下登基,那位一直牢牢把持後宮,就像那枝頭的花,再漂亮也該看膩了。”

景嬪附和道:“是啊是啊,這自古,舊愛都比不過新歡。”

況且,她們暗暗想道,知原賀氏,名門望族,哪裡是一個庶民出身的賤婢能比得過的?滿心期待著看李嫵笑話。

“宸妃?”

李嫵看著鏡子裡女人,想的卻不是新人,而是另一個人,海蘭珠,宸妃,居關雎宮。

李嫵故國曆史上也有這樣一位妃子,有著比新晉宸妃還要傳奇的一生,她以為自己早就忘記了現代的一切,可現在李嫵才發現,她根本忘不了!

傳承了五千年的曆史血脈,不是不存在,而是隱冇在她的血脈乃至靈魂深處,宸就像一把鑰匙,輕輕撬開那扇門。

她想回家了。

什麼皇帝寵愛宮妃嫉妒,什麼皇後貴妃之位,她全都不稀罕,她恨死了把她拐到這裡的東西,憑什麼!憑什麼啊!這是拐賣人口!

就算家裡有債務纏身,就算她戀愛腦時期幻想過穿越,可憑什麼啊,她要回家啊!她纔不要待在這吃人不吐骨頭的古代!

這樣的崩潰隻是一瞬,骨子裡再怎麼囂鬨李嫵仍舊一臉平和,這也是她在發現隋宴驍背叛之後,為什麼能那麼平靜,又為什麼能那麼堅決果斷的原因。

君既無情我便休。

鏡子裡的女人眼神銳利,如同一把出鞘利刃,清明無比。

她從來從來都冇被古代的一切同化。

她至死都記得,自己是華夏人。

她來自一個和平、平等的時代,她有最好的祖國,她接受過最好的教導,她從來就不是什麼人的附庸。

所以即使以女子之身,她也能活出自己的價值。所以這所謂的皇貴妃,隻是她活下去,將自己文明火種播種下去的工具。

她或許有個動搖的時候,也催眠過自己,現在就很好,她的夫君高大英俊,細心體貼,一國之君的寵愛也會讓她昏了頭,想著這樣也不錯。

明雪閣的一切徹底叫醒了她。

李嫵繼續吩咐道:“你去打開庫房,將之前陛下賞賜我的水晶球並著幾樣翡翠玉鐲都帶上,我們一起去看看這位新姐妹。”

“本宮記得,她住在迎雪宮是吧?”

李嫵饒有興趣地說道,她要試探一下,對方在隋宴驍心裡的地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