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西裝暴徒 作品大全
戰龍神衛趙東蘇菲 作者:西裝暴徒 分類: 都市 193 人在讀
識還是清醒的。如果冇記錯,是自己主動勾引的對方,就像是心裡裝著一團火,下意識想要融化身邊的一切。蘇菲覺著,應該是那杯酒被人動了手腳。不過木已成舟,再說什麼都晚了。她是蘇家用儘全部資源培養出來的女人,這些年來小心心翼翼,半步不敢行將就錯,為的就是家族榮光。可眼下這算怎麼回事,把這一切怪在彆人的身上?蘇菲抹了抹眼角,抱著肩膀看向天空,告誡自己不能低頭,王冠會掉。趙東有些意外的問,“你哭了?”他原本以為會聽見一道報複式的冷笑,冇成想,卻看到了那張冰冷麪具下的柔弱。難道她之前的不在乎,之前的倔強和強勢全
潛龍入世 作者:西裝暴徒 分類: 奇幻 70 人在讀
回到繁華都市的林東,為了過最為平凡的生活,他居然心甘情願的做起了一個小保安。可是卻不料,也正是因為如此,讓他就此改變了人生軌跡。一次值夜班,林東將宿醉的業主送回家後,冇有想到,居然被她強行撲倒了。第二天,蘇曼竟然說要對他負責。
花都兵王趙東蘇菲 作者:西裝暴徒 分類: 都市 46 人在讀
識還是清醒的。如果冇記錯,是自己主動勾引的對方,就像是心裡裝著一團火,下意識想要融化身邊的一切。蘇菲覺著,應該是那杯酒被人動了手腳。不過木已成舟,再說什麼都晚了。她是蘇家用儘全部資源培養出來的女人,這些年來小心心翼翼,半步不敢行將就錯,為的就是家族榮光。可眼下這算怎麼回事,把這一切怪在彆人的身上?蘇菲抹了抹眼角,抱著肩膀看向天空,告誡自己不能低頭,王冠會掉。趙東有些意外的問,“你哭了?”他原本以為會聽見一道報複式的冷笑,冇成想,卻看到了那張冰冷麪具下的柔弱。難道她之前的不在乎,之前的倔強和強勢全
趙東_蘇菲_小說 作者:西裝暴徒 分類: 都市 35 人在讀
識還是清醒的。如果冇記錯,是自己主動勾引的對方,就像是心裡裝著一團火,下意識想要融化身邊的一切。蘇菲覺著,應該是那杯酒被人動了手腳。不過木已成舟,再說什麼都晚了。她是蘇家用儘全部資源培養出來的女人,這些年來小心心翼翼,半步不敢行將就錯,為的就是家族榮光。可眼下這算怎麼回事,把這一切怪在彆人的身上?蘇菲抹了抹眼角,抱著肩膀看向天空,告誡自己不能低頭,王冠會掉。趙東有些意外的問,“你哭了?”他原本以為會聽見一道報複式的冷笑,冇成想,卻看到了那張冰冷麪具下的柔弱。難道她之前的不在乎,之前的倔強和強勢全
都市潛龍趙東蘇菲 作者:西裝暴徒 分類: 都市 18 人在讀
趙東是名夜班保安,有一天送宿醉晚歸的女業主回家,結果被對方強推……
傲世潛龍 作者:西裝暴徒 分類: 都市 14 人在讀
王東退伍之後成為了一名代駕司機,直到那一夜,宿醉晚歸的女雇主坐上他的車……
都市潛龍趙東蘇菲 作者:西裝暴徒 分類: 都市 12 人在讀
識還是清醒的。如果冇記錯,是自己主動勾引的對方,就像是心裡裝著一團火,下意識想要融化身邊的一切。蘇菲覺著,應該是那杯酒被人動了手腳。不過木已成舟,再說什麼都晚了。她是蘇家用儘全部資源培養出來的女人,這些年來小心心翼翼,半步不敢行將就錯,為的就是家族榮光。可眼下這算怎麼回事,把這一切怪在彆人的身上?蘇菲抹了抹眼角,抱著肩膀看向天空,告誡自己不能低頭,王冠會掉。趙東有些意外的問,“你哭了?”他原本以為會聽見一道報複式的冷笑,冇成想,卻看到了那張冰冷麪具下的柔弱。難道她之前的不在乎,之前的倔強和強勢全
都市潛龍趙東蘇菲 作者:西裝暴徒 分類: 都市 12 人在讀
識還是清醒的。如果冇記錯,是自己主動勾引的對方,就像是心裡裝著一團火,下意識想要融化身邊的一切。蘇菲覺著,應該是那杯酒被人動了手腳。不過木已成舟,再說什麼都晚了。她是蘇家用儘全部資源培養出來的女人,這些年來小心心翼翼,半步不敢行將就錯,為的就是家族榮光。可眼下這算怎麼回事,把這一切怪在彆人的身上?蘇菲抹了抹眼角,抱著肩膀看向天空,告誡自己不能低頭,王冠會掉。趙東有些意外的問,“你哭了?”他原本以為會聽見一道報複式的冷笑,冇成想,卻看到了那張冰冷麪具下的柔弱。難道她之前的不在乎,之前的倔強和強勢全
花都兵王趙東 作者:西裝暴徒 分類: 都市 11 人在讀
槍林彈雨中歸來,趙東成為了高檔小區的夜班保安。他原本隻想過平凡的生活,奈何那一晚送宿醉的女業主回家,平凡的生活再起波瀾……既然不能隨波逐流,那就隻能覆海移山,潛龍昇天!書友群:175925979
趙東蘇菲. 作者:西裝暴徒 分類: 都市 8 人在讀
識還是清醒的。如果冇記錯,是自己主動勾引的對方,就像是心裡裝著一團火,下意識想要融化身邊的一切。蘇菲覺著,應該是那杯酒被人動了手腳。不過木已成舟,再說什麼都晚了。她是蘇家用儘全部資源培養出來的女人,這些年來小心心翼翼,半步不敢行將就錯,為的就是家族榮光。可眼下這算怎麼回事,把這一切怪在彆人的身上?蘇菲抹了抹眼角,抱著肩膀看向天空,告誡自己不能低頭,王冠會掉。趙東有些意外的問,“你哭了?”他原本以為會聽見一道報複式的冷笑,冇成想,卻看到了那張冰冷麪具下的柔弱。難道她之前的不在乎,之前的倔強和強勢全